张庆喜和何庆莲同道:中国经济现状

记者李雪报道称,台湾大学经济学教授张庆喜和普林斯顿大学访问学者、畅销书《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作者何庆莲,应非政府组织“华盛顿论坛”邀请,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孟县议会大厦(Mon County Council Building)就“中国经济形势与趋势”进行了同期演讲,并联合发布了关于中国经济紧急形势的警告。

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张庆喜发表题为“从中国台湾的视角看世界趋势和中国经济,谈台湾投资”的演讲。

摄影:摄影师李浩。

张庆喜在讲话中说,中国银行业的坏账在40%到50%之间。尽管世界银行一再注入资金帮助清理,但情况没有改善,因为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当经济危机最终爆发时,为了避免银行破产,中国政府可能不得不通过印钞提供资金、引发通胀、甚至在最终感觉到政权受到威胁时煽动民族情绪转向经济危机来应对。因此,张庆喜提醒台商要认识到投资风险。

张庆喜教授演讲的主题是“从中国台湾的角度看世界趋势和中国经济,谈台湾投资”。

张教授举了一些特别的例子来说明中国社会自上而下的统计欺诈问题。例如,2002年,全国各省公开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超过了中央政府最终宣布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这在统计学上是荒谬的。

另一个例子是总督办公室公布的今年经济增长表,该表已经列出了未来的数字。

张庆喜教授说,中国经济改革的成本是巨大的。除了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之外,它还造成了贫富之间的巨大差距。基尼系数已达到0.59,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安全标准0.4。

哈尔滨的“宝马”案是社会上贫富之间严重对立和仇恨的一个例子。

与此同时,为了追求表面经济的美好增长,掌权者追求“成就工程”,篡改国内生产总值数据。

何清涟演讲的题目是“中国GDP的神话:数字出官、官出数字”。何庆莲演讲的主题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神话:数字给官员,官员给数字”。

何庆莲用他在国内多年研究中掌握的第一手数据分析了中国20年高经济增长率的虚假性。

她说,目前国内生产总值被用来作为干部选拔和提拔的表现,这就产生了一个恶性循环,即所谓“官员给数字,数字给官员”。

“官方数字”是指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是由各级官员根据指标和个人兴趣编制的。“官方数字”是指那些在统计方面做得很好并且在账簿上显示出很高经济效益的官员很容易被提拔,甚至一些省市都是定价官员。

例如,不久前被判死刑的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曾将安徽省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定为每年22%,比中央政府设定的8%高出14个百分点——据说根据王怀忠的设想,安徽省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应该定为28%, 但安徽省政府经济规划委员会担心28%的增长率不像“真实”的数字,双方反复“讨价还价”,最终选择了22%的“保守增长率”。

中国国家计委政策法规司司长曹玉书(Cao Yushu)表示:“根据前几年各地和中央政府的统计,地方政府确定的平均增长率往往比中央政府确定的高2个百分点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中央政府把这个数字定在7%,地方政府可能会把它定在9%左右。

因此,如果中央政府想要设定8%,地方政府将设定10%。

这主要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不愿意落后,而另一些地方政府则试图展示自己的成就,所以每个人都不愿意降低目标。”

这位政府官员的话证实了一个事实,即中国各省在报告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时考虑到了政治需求,而且绝对不可能报告低于中央政府设定的经济增长率目标的数据。

中国各级政府官员自然知道没有人相信这些信息。

官员们每年都要互相询问邻近县乡的经济增长数据,以便确定自己县乡的数据。因为报告太低,看来自己县乡的主要官员不如邻县乡的好,不利于升迁。报纸太高了,担心会让邻近县乡的官员尴尬。反过来,他们指责自己利用各种手段获得晋升。结果,他们成了公众批评的目标。

显然,如何报告地方经济增长数据主要取决于地方政府官员的意愿和计算,而不一定基于实际经济增长。

何庆莲表示,许多年终统计数据是各级官员在餐桌上相互讨论和“拍着脑袋想出来”的结果,这根本不是统计结果。

两位专家谈到了当前高经济增长率之外的许多方面,如生态成本、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社会福利、医疗保险、教育投资严重不足、腐败、银行不良贷款等问题。

中国经济学家何庆莲演讲的主题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神话:官员中的数字,官员中的数字”。

何庆莲表示,根据一些发达国家目前采用的绿色国内生产总值(green国产总值),中国20多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可能是负数,如果把目前所有的钱都投入进去,中国人民将无法以每年1000公里的速度买回纯净的水或荒漠化的土地。

在中国的七大水系中,只有略多于30%的水是人和动物可以使用并且几乎不能饮用的。尤其是华北平原的水资源极其匮乏,淮河两岸的居民在守卫淮河的时候没有水喝。

她还举了贵州黄果树瀑布附近的一个县为例。虽然人均年收入只有200多元,但风景如画,清新宜人。

但是后来村民们试图通过本地炼锌来解决生计问题。由于无法控制环境污染,有毒锌粉分散在空气体中。附近300多公里没有草生长,水也不能喝,所以矿泉水只能从外面运输。

与此同时,人们因中毒而变形。

一些听众问如何解释许多人回家后看到的城市面貌的巨大变化。何庆莲直言不讳地说,1949年,当数百万名有权势的教师横渡大江时,上海仍然陶醉于金钱、歌舞之中,同时也是外国冒险家的天堂,他们都觉得上海做得很好。

一个人口超过10亿、土地面积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家仍然可以用国家财政资源来支持这些城市维持它们的奢侈。

即使广大农村无法生存,上海、北京和广州仍将繁荣昌盛。

一些保全面子的项目,如免费随你去的世界彩票,只会增加当权者的业绩,而不能反映普通大众的真实生活状况。

要真正了解中国经济的现状,我们不能忽视占中国人口70%的中国农民。

观众中有很多学者和台商,他们说两位专家的发言和回答很有启发性,其中一些人对内地目前的经济形势深表忧虑。

有些人非常钦佩何庆莲女士直言不讳的话。

何庆莲坦率地说,她觉得在国际社会中有很大的压力要说出中国的真相。这些压力不再仅仅来自那些小日本当局,也来自一些拥有既得利益的外国商人。然而,她说:“作为一名学者,我必须坚持,尽管许多人不喜欢我,但我仍然喜欢!”。

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外国学生说,他很高兴华盛顿论坛提供了这样一个交流的场所。

每个人都希望中国能变得更好,并在寻找问题的答案。何庆莲还说,她经常思考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这不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对每个人来说,一起考虑更好。

华盛顿论坛的主持人许辛然最后说,华盛顿论坛希望有机会把大家关心的一些事情摆在桌面上。

冷静的分析和冷静的讨论确实是为了找到解决中国当前问题的方法,特别是在重建人们的心灵和道德方面。她还邀请公众关注下一届论坛的议题。

华盛顿论坛的尼森教授表示,“中国经济现状与趋势”研讨会是华盛顿论坛成立以来的第二次专题讨论。最后一次是在华盛顿美国大学与捍卫言论自由和人权联盟联合举办的中国权利运动研讨会。

他说:“华盛顿论坛定期邀请著名学者和专家就国际焦点问题进行专题讨论。

发表评论